Thursday, 5 August 2010

凌晨四点

睡不着了。。

昨晚九点半,被拒之门外之后,就哭着睡着了。。

到现在。。

黑黑的。。冷冷的。。

 

[截取,没有针对任何人,不要对号入座]

“厉害,不是因为说分手而毁了一个人。。

厉害,是因为从一开始就不该开始。。开始玩弄着他。。”

“并不是合适不合适。。

而是在于你是否认真地对待。。

凭良心地对待,善良地对待。。

奉承祂的每一个教诲,实行。。

更不要一时头昏过了头,

胡乱的作孽。。”

 

“孩子,不要怪祂没有保护你。。

要怪你自己没有相信祂。。

没有听到祂的声音。。

若黑暗降临,要哀悼,

一天,一晚。。够了。。

并不是黑暗庞罩,而是你不让黑暗的雾飞走。。

为何拉着黑暗的雾不放手呢?

祂的光,又怎能进来呢?”

 

 

看完了。。

我还在这里。。

静静的。。

习惯了静静的躲在角落。。

静静地望着自己喜欢的。。

No comments: